東方資訊

ORIENTAL INFORMATION

每個人都應該學會成本管理

DATA:2020-03-13  瀏覽次數:1235

最近正在讀一本書《薛兆豐經濟學講義》,隨著不斷往后閱讀越來越覺得這是一本難得的書籍,看到成本這一章節,對于從參加工作就一直接觸成本的我來說,對成本有了重新的認識,與大家分享。

采石場的故事:有個人開了一家采石場,專門采石頭,他在采石場旁買了一塊空地,空地上有魚塘,還有小樹林,朋友就問他,買這塊地是要養魚,還是用來開發房地產?他說:“我既不打算養魚,也不打算開發房地產。買這塊地,只是為了讓它空著?!睘槭裁匆I塊地空著呢?他做的是采石生意,旁邊這塊空地如果一直沒賣出去,始終會吸引一些地產開發商。如果地產開發商買了這塊地,修建住宅,居民住進去了肯定會抱怨采石場發出的噪聲,這樣就會對他的采石場生意造成影響,他要讓自己的生意能夠穩定地進行,于是就把這塊空地買了下來,即便什么也不干。

一、企業家是資源配置的中間人

表面上看,他買這塊地,是他自己付的錢,但實際上,他之所以愿意付這個錢,是因為他深信有人會替他付錢,愿意付錢的人就是買石頭的人。再進一步講,買石頭的人也不會無故掏錢,他買石頭可能要修一個博物館;而之所以修博物館,是因為他相信有人會愿意掏錢來參觀這樣一層一層推導下去,就會發現,我們看得見的,是石場老板出真金白銀買這塊地,看不見的,是最終有消費者愿意為此買單。實際上,是消費者買下了這塊地, 石場老板只不過是一個中間人。

其實,所有的企業家都在充當中間人的角色。他在猜有沒有消費者愿意為他的經營活動買單。如果猜對了、他就賺錢,如果猜錯了,就賠錢。

二、成本是放棄了的最大代價

原本只是為了保證采石場的持續穩定生產因為他相信采石場的回報會比較豐厚。但可以想見,如果民用住宅的價格漲到足夠高,高到超過采石場的回報,他會把采石場關掉,拿這塊地來修建住宅。這塊地其實有兩種排他性的用途:要么做采石場,要么做居民區。最終哪一種用途能夠獲勝,取決于這兩種用途的使用者誰的出價更高。這兩種用途的使用者,一種是買石頭的人,一種是要住房子的民。這塊地,如果建采石場,就放棄了住宅小區,建采石場的成本就是那個沒有建成的住宅小區;反過來,如果這塊地用來建住宅小區,采石場就建不成了,建住宅小區的成本就是放棄了的采石場。當然,一塊地不僅可以用來建采石場或者建住宅小區,它還有好多其他用途:A、B、C、D、E……當一個資源有若干個選項時,被選中的那個選項,它的成本就是所有放棄了的選項當中價值最高的那個。簡言之,成本就是放棄了的最大代價。

三、沉沒成本不是成本,成本是放棄了的最大代價,而如果沒什么可放棄的,也就不存在成本。沉沒成本,就是指那些已經發生但不可收回的支出。當我們沒辦法再收回、沒辦法再放棄時,就不存在成本。凡是提到成本,我們一定是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的。

四、貨幣成本并不是全部成本。做決定的時候,我們要盯住全部成本,而不只是錢。比如,我們去淘舊貨,買便宜的東西,貨幣成本就比較低,但貨幣成本只是全部成本的一部分。雖然錢少付了一些,但我們卻付出了更多的時間,買到假貨劣貨的可能性也增加了,這些都是淘舊貨的成本。所有這些成本加起來,才是淘舊貨的總成本。

五、中間商賺差價,讓商品價格更便宜。好多人批評中間商說,我們買的東西之所以這么貴,是因為中間商在當中賺了很多錢;如果我們直接跟供應商打道,直接從那里進貨的話,我們買東西就會便宜很多。這種看法,其實是錯誤,就是只盯著貨幣成本,沒有看到全部成本如果我們不經過中間商,親自跑到馬鈴薯地里買馬鈴薯,然后到青菜地里買青菜,再到屠宰場里買豬肉,那么我們付出的成本會高得不可想象。由于中間商和中間商之間也在競爭,在地里面只值一毛錢的青菜,人們再付九毛錢,就能在家旁邊的超市買到,這已經是在當前的約束條件下,人們可能支付的最低成本了。過去我們看到很多新聞,說賣藥的中間商如何腐敗,如何吃喝玩樂打高爾夫;就因為最終買單的是買藥的人間商增加中間成本的行為可以說是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其實,腐敗也是一種制度成本,它也是導致藥價上升的原因之一。然而,哪怕是腐敗行為,也仍然受到經濟規律的約束。腐敗的根源在于不適當的制度漏洞,關鍵是要改革制度,增加制度的寬松程度,拓寬藥物的供應渠道,而不是單靠行政命令。供應增加,價格才會下降。否則,只盯著中間商,生硬地減少自然衍生出來的中間環節,效果很可能會適得其反,使得藥品價格不降反升。在大多數情況下,中間商在幫助我們減少總成本,而不是增加總成本,而中間商之間的競爭,會使物流的總成本降到最低。

確定成本需要人們的“想象”,有了這個想象的空間,才吸引學者們不斷挖掘成本更深層次的內涵,制度變革的成本、社會的成本、競爭的成本……

過去接觸到的經濟學類書籍都是各種數學公式、理論模型,很難看懂,感覺離我很遠,這本書舉例和理論解釋都很貼近生活,雖然沒有看完,但感覺越來越有意思,經濟學并不是拗口的公式,而是一種思維、一種想象、一種道理、推理和權衡,存在于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文/李志浩


關注東方

掃描二維碼
關注東方控股最新資訊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安装到手机